闽都网 > 新闻频道港台 正文

两岸统一进程需要经过三个阶段,目前处于第二阶段

导读: 香港《中国评论》月刊4月号刊载南开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教授朱磊发表的《两岸关系发展的三个阶段》文章认为,历史观察,从执政当局的角度看,台海两岸实现统一总体进程需要经过三个主要阶段:争统一、争统独、谈统一。两岸目前处于第二阶段,即“争统独”的阶段。

两岸关系发展的三个阶段(节选)

第一阶段的背景是在国际势力的干预下两岸势均力敌,形成平衡对峙,两岸双方的目标都是争取国家统一,都在争夺以非和平或和平方式统一对方的主导权,此时台湾岛内的民意倾向国家统一的占主流。第一阶段(争统一)始于台湾问题形成之初的1949年,大约截止到台湾当局首次公开提出“特殊两国论”的1999年。50年间台湾当局虽然有“反攻大陆”到“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和平演变政策转变,但总体政策是要争取国家统一的。台湾民意中支持维持现状但趋统的比例一直高于支持维持现状但趋独的比例,不过后期差距迅速收窄,到1999年已经逼近相等。

第二阶段的背景是随着大陆综合实力持续调整增长,两岸原有的平衡对峙被打破,但大陆还不具备统一台湾的充分条件,两岸形成不平衡对峙,两岸双方的目标变成了大陆争取国家统一,台湾在统一大陆无望的情形下转为争取“独立”,此时台湾岛内的民意呈现要求维持现状且倾向“独立”的比重大增。1999年后两岸进入争统独阶段,台湾当局开始公开放弃国家统一目标,从李登辉的“特殊两国论”、陈水扁的“一边一国论”、马英九的“不统不独论”到蔡英文的“维持现状论”,都不再将国家统一作为施政目标,虽然每一届台湾当局在对待以“一中原则”为核心意涵的“九二共识”问题上态度并不一致,但每一届台湾当局的官方施政取向已经转为取得实质“独立”。相应的,岛内民意自1999年后,经过几年徘徊,支持维持现状但趋独的比例迅速超过维持现状但趋统的比例,且差距越拉越大。

第三阶段的背景是大陆无论硬实力还是软实力都对台湾取得压倒性优势,且具备足够多的筹码迫使国际势力不敢冒险对台湾问题进行武力干涉,两岸对峙被打破,双方都已看清中国实现国家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因此形成协商谈判的合作形势,此时台湾岛内的民意倾向统一的比率重新超越主张独立的人数比重。台湾当局已经是在岛内民意的压力下被动与大陆展开统一谈判,只为争取国家统一后获得较为有利的条件。

两岸目前处于第二阶段 即“争统独”的阶段

在该阶段出现“台独”政党岛内执政、“台独”政策措施纷纷出台、“台独”倾向民众比率增加、台湾民众对国家统一呈现焦虑感和恐惧感等问题,都是两岸关系发展到该阶段的正常现象。大陆需要重点加以警惕和提防的是,“台独”势力增长过快,在岛内民意加持和国际势力撑腰的情况下铤而走险,推进形形色色的“法理台独”,打乱大陆推动两岸和平统一的部署与节奏。虽然大陆也可以转而采取武力统一的方式,但与和平统一相比,两岸民众与中华民族为统一付出的代价毕竟更大,因此在可能的条件下,还应尽力避免。

现阶段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总目标是: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进一步解放思想、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全力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实现国家统一的根本条件在于大陆自身的发展进步,因此中国共产党始终围绕着国家建设推进祖国统一大业,不需要刻意制定两岸统一的时间表。期间值得警惕的风险就是台湾岛内出现不利于两岸和平统一的重大事变,威胁到中国国家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与国家统一大业的未来走向,两岸被迫提前摊牌。为此,中国共产党必须在对台工作中牢牢把握两岸关系发展大方向,以综合实力为后盾,力求创造条件通过和平方式实现两岸统一。

当前焦点是阻止和遏制“台独” 目标是争取岛内民意的支持

对于台湾这种选举型社会,民意制约是对“台独”动作的釜底抽薪。根据投射方式的不同,政权影响民意的力量有两种:直接力量与间接力量。直接力量是有管辖权的政权才可以投射的力量,如军事、司法、立法、行政、教育等力量,间接力量是不具有管辖权的政权也可以对民众施加影响的力量,如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外交等力量。二者可以互相转换,例如媒体如果开放进入管辖区域,则宣传即成为直接力量,否则就是间接力量。对台湾民众而言,台湾当局同时掌握这两种力量对其施加影响,而大陆方面只能通过间接力量影响岛内民众,其影响力度和广度会先天地弱于岛内执政党。因此,大陆对台工作的提升重点是提高间接力量转化效率,增强政治外溢效果,增强中国共产党对台湾民众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一方面运用具有比较优势的间接力量打击死硬“台独”分子和“台独”政权的施政绩效,另一方面通过间接力量团结和调动台湾民众,最大限度转化为“促统”的政治影响力。

2002-2014福建闽都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加入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