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都网 > 新闻频道国际 正文

爹逼得普京沉默不语,儿子让普京差点打人,我急需这对杠精父子的怼人技术

导读: 在这个地球上,能让普京大帝自乱阵脚的,想必没有几个,而华莱士父子就占了其中之二。这周在芬兰与特朗普见面后,普京接受了美国记者克里斯?华莱士(小华莱士)的专访。采访中,小华莱士围绕“

在这个地球上,能让普京大帝自乱阵脚的,想必没有几个,而华莱士父子就占了其中之二。

这周在芬兰与特朗普见面后,普京接受了美国记者克里斯?华莱士(小华莱士)的专访。采访中,小华莱士围绕“通俄门”、美俄关系等问题,多次提出尖锐问题,搞得普京这种硬汉只能打太极。

普京一落座,小华莱士上来就问:“在共同记者会上有个奇怪的现象,特朗普总统花了更多时间来批评民主党,却没花多长时间批评俄罗斯。”

他还给普京念了一段美国对12名俄罗斯情报人员的起诉书,普京都想翻白眼了……↓↓

整个采访过程中,普京还被多次打断,只得一直回应“耐心点,让我说完”。环环感觉普京可能无数次想从椅子上跳起来,冲过去把小华莱士给撕了吧……

采访播出后,在美国媒体上引发强烈反响。《华盛顿邮报》评价,特朗普拒绝提出的尖锐问题,小华莱士全部都说了。

视频在此,大家感受下↓↓

能把普大帝逼成这样的,绝对不是一般人。小华莱士这“稳、准、狠”的提问,也许让对面的普京想到了13年前采访他的老华莱士。

老华莱士可是以提问刁钻问题闻名的。当时,他直接问普京“在俄罗斯当记者需要跪着吗?”甚至边做出数钱的动作,边问普京“俄罗斯遍地都是腐败,同意吗?为什么?只要有钱就能搞定一切……”惹得普京身边的保镖随时准备冲出,想要终止整个采访。

不得不说,遗传这事儿真不是盖的……

老华莱士成名于美国广播公司创办的《60分钟》节目,他几乎采访遍了上世纪的世界名人。《60分钟》曾有个广告,片中提出了一个问题:“哪四个单词会让骗子和流氓从心里害怕?”答案是:“迈克?华莱士在此(Mike Wallace is here)!”。

而这位大器晚成的新闻从业者,以前只是游戏和娱乐节目主持人。

1918年,老华莱士出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的一个移民家庭。家世寻常的他,学习成绩也很平庸。大二时,他偶然走进学校的广播站,看着那些从未见过的设备,有一种被电击的感觉:“我感到了一种召唤。”

从此,这个男孩与平庸告别,人生换了个波段。

大学毕业后,老华莱士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不知名的小电台做主持人。虽然每周工资只有20美元(约合126元人民币),但他很兴奋,打电话告诉母亲:“它(主持人)比议员更棒,因为整个美国都在聆听我的声音,而议员却做不到。”

1940年,老华莱士与第一任妻子诺玛成婚,8年后离婚。第二年,他就又和演员巴夫?考伯成婚,并共同主持名为《迈克与巴夫》的节目。虽然节目定位为深夜谈话,但实际上都是他们两口子毫无营养的调情对话。偏偏观众很吃这套,节目异常火爆,两人也被CBS招致麾下。

第二段婚姻维持了5年后,老华莱士又离婚了。此后,他还有过两次婚姻。

1956年,38岁的老华莱士迎来了职业生涯具有转折意义的一年??被邀请到纽约电视台主持一档晚间新闻节目。他敏锐地发现,观众的兴趣正在改变,他们想了解这个世界更真实的一面。为此,他跳槽到纽约电视台,成为《晚间冲击》栏目的主持人。

1957年,《晚间冲击》节目被美国广播公司收购,更名为《华莱士访问》,老华莱士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可就在他要大展宏图之时,他的大儿子彼得突然离世。

彼得的梦想是做一名记者,他曾对父亲说:“美国精神其实就是一种颓废精神,社会问题并不被政府和新闻机构认真关注,你的节目却让很多人激动,因为他们在节目中看到了一丝希望。”

悲痛欲绝的老华莱士想起了这句话,毅然退出了其他节目,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严肃新闻中。他想做令儿子骄傲的事情。

1968年,尼克松决定参选总统,邀请老华莱士出任自己的新闻秘书却被拒绝。老华莱士说:“我还是愿意做一名新闻记者。”之后,他回到CBS主持一档新的电视节目《60分钟》。

在节目中,老华莱士独有的“挑起冲突”式提问让观众十分着迷,他的主持风格也深深影响着栏目。观众称他是“荧光屏上的杀戮战士”,因为他会“把人撕成两半”。美国媒体评论说:“他把电视访谈节目变成‘握紧拳头的艺术形式’,他的尖锐问题让来宾招架不住,而他的幽默也令人折服。”

5年后,《60分钟》成为CBS最具冲击力的引爆社会舆论的重磅炸弹,并在此后一直位列全美电视节目收视率前10名。

老华莱士采访过的世界政要中,除了霍梅尼、内贾德、马丁?路德?金、里根、肯尼迪、阿拉法特、卡扎菲等人外,还有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和江泽民。

当时,中国处于改革开放初期,海外舆论讨论最多的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不是一项真正的基本国策?老华莱士突发奇想,为什么不直接采访这场改革的发起人,从他的嘴里找到答案?

于是,《60分钟》栏目组向中国政府提交了一份申请。出乎意料的是,一个月后,北京方面正式答复说邓小平愿意接受采访。1986年9月2日,时任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的邓小平在中南海接受了老华莱士的电视采访。

老华莱士曾说,邓小平与他采访过的很多其他国家领导人不同,这位领导人的智慧、豁达态度、务实精神、说话直截了当的风格,以及人生中的几次大起大落,都令西方人着迷。

那是邓小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接受西方电视媒体专访,就是在这次采访中,邓小平给出了中国改革“决不回头”的论断。

14年后,老华莱士又在北戴河专访了江泽民。在那次专访中,他锋芒依旧,不断提及中国的民主状况、中美关系等诸多敏感问题。

当问到对“李文和案”有何看法(李文和是美籍华裔科学家,被指控为中国进行间谍活动),老华莱士说:“我感觉这对你是一个难题。”江泽民则用英语说:“不,对我来说并不难。这是你的感觉。”并把问题转向了面前的采访者,“你的看法呢?”老华莱士没有作声。

后来节目播出时,老华莱士插入了一句苦涩的画外音:“如果有什么时候应当改变话题的话,那就是现在了。”

老华莱士喜欢给别人制造难题,当然他也曾遇到过自己的难题。

1984年,他因为一场新闻官司而罹患严重的抑郁症。作为一个以强硬和难以对付著称的知名记者,他害怕被人发现自己是个饱受抑郁症困扰的“可怜虫”,一度企图自杀:“我吞食了大量安眠药,至少它们能让我睡觉。我或许因此醒不过来,那也没关系。”

可一旦回到演播室,他就又变回那个强硬的人。在为《60分钟》工作38年后,88岁的老华莱士在2006年退休,当时他的身体里装着心脏起搏器、左腿里藏着一块伸展装置,耳朵里有时还塞着助听器。

老华莱士说自己“爱管闲事,坚持不懈”。所以每次采访前,他都要花数周时间准备采访资料,确保对采访对象和采访话题有深刻的了解,在采访过程中占据主动地位。即便步入晚年,他依然保持这个习惯。“只要我们的调查足够扎实,任何我们的电视观众可能想问的问题,我都会毫不留情地追问被访者,这有可能是抓着别人的隐私不放,甚至是无理的、挑衅的。”

老华莱士的采访方式一度让小华莱士觉得很难堪。可是多年后,小华莱士继承了父亲的衣钵,开始以同样的方式采访受访者。

他们虽是父子,却几乎从未一起生活过。

小华莱士是他爹和第一任老婆的第二个娃。1948年他刚1岁,爹妈就离婚了,他妈后来嫁给了CBS新闻前主席比尔?兰纳德。1964年,共和党代表大会期间,比尔让小华莱士担任了著名记者克朗凯特的助理,为他打开了时政新闻的大门。

在NBC(国家广播公司)、ABC(美国广播公司)之后,小华莱士加入了福克斯,主持《福克斯周日新闻》。这档节目的主要采访对象是美国政治人物,他总是能从受访者那儿问出能在第二天登上头条的信息。

尽管小华莱士入手了3座艾美奖,但和他爹的21座比起来,实在是有些逊色。也难怪每当人们提起小华莱士时,总会说“啊,那是迈克?华莱士的儿子……”这种情况一直到2016年才有所改变。

2016年,小华莱士主持了美国总统大选电视辩论。在那场电视直播辩论中,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和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唇枪舌剑,并不时揭对方老底,作为主持人的小华莱士掌控着大局,不停地向双方抛出尖锐问题,以限制他们互相揭短。节目结束后,小华莱士名声大噪,被政界评价是辩论直播中表现最稳定、最出色的人。

在小华莱士众多的受访者中,最特殊的一位是老华莱士。这个画面被观众认为最有冲突感,因为老华莱士是提倡自由派的记者,他的儿子却成了保守电视台的主持人。当然,这个画面也是最具温暖的。

当58岁的小华莱士向87岁的老华莱士问道:“你恨不恨变老?”

老华莱士回答:“今天来这儿之前,为了能更好地听清楚你的讲话,我特意把我的助听器修了修;我眼睛也看不太清楚了;我还戴着个量步器,戴了15年了,它倒是让我不能吸烟了。 不,我不喜欢变老。”

此时,电视上出现了小华莱士刚出生3个星期的孙子,也就是老华莱士重孙子的照片。这位曾经让全世界见识到他粗暴提问的老人,倾身直视着儿子的眼睛说了一句:“我爱你,我为你骄傲。”

这一幕,令不少人动容。

也许,在大众眼中,老华莱士永远是那个咄咄逼人,不肯放弃的老头儿。但在儿子眼中,他是最好的记者,也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作者:二水

相关报道
2002-2014福建闽都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加入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